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夏天过去了

纳伊姆·弗拉绥里
夏天过去了,
夜莺已不在树梢啼鸣。
叶落花飞,庭园凋零,
冬天即将来临。
原野盖上了第一场白雪,
枝头落下了最后几片枯叶--
四野茫茫,一片荒凉,
大地沉入了梦乡。
鸟儿不声不响,田野静悄悄,
只有我这颗心片刻不能安宁。
你在哪儿?怎样把你寻找?
我将永远呼唤着你,满怀酸辛。
5

如果

吉皮乌斯

如果你不喜欢雪,

如果雪里没有火,――

那你就干脆别爱我,

如果你不喜欢雪。

 

如果你不是我――

那我们就看不见他的脸,

他也就不会把我们结成一个圆,

如果你不是我。

 

如果我不是你,――

我会无影无踪化作云气,

宛如哗哗的小溪,

如果我不是你。

 

如果我们不在一起,

在他身上结为一体,

构成一条链,一环套一环,

如果我们未能和他结为一体,――

 

也就是说,这事不能急,

也就是说,我们的一切还未被注定,

我们身上闪烁的是他的火,

要在地上的他身上复活·····

 

1905年

162

随时间而来的真理

叶芝
虽然枝条很多,根却只有一条;
穿过我青春的所有说谎的日子
我在阳光下抖掉我的枝叶和花朵;
现在我可以枯萎而进入真理。
3

白鸟

叶芝
亲爱的,但愿我们是浪尖上一双白鸟!
流星尚未陨逝,我们已厌倦了它的闪耀;
天边低悬,晨光里那颗蓝星的幽光
唤醒了你我心中,一缕不死的忧伤。

露湿的百合、玫瑰梦里逸出一丝困倦;
呵,亲爱的,可别梦那流星的闪耀,
也别梦那蓝星的幽光在滴露中低徊:
但愿我们化作浪尖上的白鸟:我和你!
 
我心头萦绕着无数岛屿和丹南湖滨,
在那里岁月会以遗忘我们,悲哀不再来临;
转瞬就会远离玫瑰、百合和星光的侵蚀,
只要我们是双白鸟,亲爱的,出没在浪花里!
3

一切都已结束

普希金
一切都已结束,不再藕断丝连。
我最后一次拥抱你的双膝,
说出这令人心碎的话语,
一切都已结束——回答我已听见。
我不愿再把你苦追苦恋,
我不愿再一次把自己欺诳;
也许,往事终将被我遗忘,
我此生与爱情再也无缘。
你年纪轻轻,心地纯真,
还会有许多人对你钟情。
2

当你老了

叶芝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32

逝去的爱

叶芝

素手纤纤,温柔的发卷,

我有一位美丽的女友。

想来那悠远的绝望

将在新的爱情里终结。

但有天,她窥见了我的深心,

见你的影像,依旧潜藏,

她便走了,带着满脸的泪痕。

12

赠安妮

柯亨
安妮真的走了
让我用谁的眼睛
比拟初升的太阳?
往昔从未这样类比,
如今她真的离去
却不禁要这样相比。
            李文俊译
        录自《外国文学》(1984.12.)
162

光的到来

马克·斯特兰德
纵然这一切姗姗来迟:
爱的到来,光的到来。
你醒了,蜡烛也仿佛不点自明,
星星集聚,美梦涌入你的枕头,
升起一束束温馨的花香。
纵然迟到,周身的骨头照样光彩熠熠
而明日的尘埃闪耀着进入呼吸。
4

致大海

普希金
再见了,奔放不羁的大海!
这是你最后一次在我面前,
翻滚着蔚蓝色的波浪,
和闪耀着娇美的容光。
像是友人的哀伤的怨诉,
像是他分手时的声声召唤,
你忧郁的喧响,你的急呼,
最后一次在我耳边回旋。
我的心灵所向往的地方!
多少次在你的岸边漫步,
我独自静静地沉思,徬徨,
为夙愿难偿而满怀愁苦!
我多么爱你的余音缭绕,
那低沉的音调,深渊之声,
还有你黄昏时分的寂寥,
和你那变幻莫测的激情。
打鱼人的温顺的风帆,
全凭着你的意旨保护,
大胆地掠过你波涛的峰峦,
而当你怒气冲冲,难以制服,
就会沉没多少渔船。
呵,我怎能抛开不顾
你孤寂的岿然不动的海岸,
我满怀欣喜向你祝福:
愿我诗情的滚滚巨澜
穿越你的波峰浪谷!
你期待,你召唤——我却被束缚;
我心灵的挣扎也是枉然;
为那强烈的激情所迷惑,
我只得停留在你的岸边……
惋惜什么呢?如今哪儿是我
热烈向往、无牵无挂的道路?
在你的浩瀚中有一个处所
能使我沉睡的心灵复苏。
一面峭壁,一座光荣的坟茔……
在那儿,多少珍贵的思念
沉浸在无限凄凉的梦境;
拿破仑就是在那儿长眠。
他在那儿的苦难中安息。
紧跟他身后,另一个天才,
像滚滚雷霆,离我们飞驰而去,
我们思想的另一位主宰。
他长逝了,自由失声哭泣,
他给世界留下了自己的桂冠。
汹涌奔腾吧,掀起狂风暴雨:
大海呵,他生前曾把你礼赞!
你的形象在他身上体现,
他身上凝结着你的精神,
像你一样,磅礴、忧郁、深远,
像你一样,顽强而又坚韧。
大海啊,世界一片虚空…………
现在你要把我引向何处?
人间到处都是相同的命运:
哪儿有幸福,哪儿就有人占有,
不是教育,就是暴君。
再见吧,大海!你的雄伟壮丽,
我将深深地铭记在心;
你那薄暮时分的絮语,
我将久久地,久久地聆听……
你的形象充满了我的心坎,
向着丛林和静谧的蛮荒,
我将带走你的岩石,你的港湾,
你的声浪,你的水影波光。
5

晨曲

拉金

我工作终日,夜里喝的半醉。

醒来在四点,我凝望着无声的黑暗。

窗帘的边缘迟早将会泛亮。

直到那时,我才明白,究竟是什么总在那儿:

躁动的死亡,现在又更近了一整天,

它使思考变得全无可能,除了我该怎样,

在何地,何时,让自己去死。

枯竭的问号: 然而,对死亡

的恐惧,和死亡的事实,

再一次闪耀,去攫住,去恐吓。

 

头脑在闪耀中一片空白。不会懊恼

--没做过的善,没给予的爱,不曾利用的时间

白白溜掉--也不觉得悲哀,因为

在仅有的一次生命中,想超越它错误的起点

就足够艰险,而且也许从无可能:

但是,在彻头彻尾的永恒空虚中,

我们行进中的,那个确定的灭亡,

肯定会被错过。不在这里,

不在任何地点,

很快;没事比这更可怕,没事比这更真实。

 

这是一种感受恐怖的特别方式

花招不可能加以解决。宗教曾经一试身手,

那面积宏大,被虫蛀过,声音悦耳的大锦锻

被制造来装饰一种假象,我们永不死亡,

华而不实的废话,在说,合理的存在

不会害怕一种感受不到的事物,殊不知

这正是我们所害怕的-无形,无声,

无法触及,品尝或嗅出,无事可想,

无物可以去爱或相互联结,

麻醉药品,无人能够从中苏醒。

 

因此它只是停留在视野的边缘,

一个微小散漫的污点,一个始终存在的寒噤

它致使每一次冲动,都延缓成优柔寡断

大部分的事情也许永不会发生:这一件却会,

当我们被捕获时(既非被人类

也非被酒类),既成事实的它,

在火炉般的恐怖中熊熊燃烧。勇气不是美德:

它意味着别去惊吓他人。行动勇敢

不会将任何人拉离坟墓。

无论是哀泣还是抵抗,死亡并无不同。

 

渐渐地光线在增强,房间的形状已呈现。

它清晰地站立着如同一个衣柜,正如我们所知,

我们始终知道,知道不可能逃避

也不能够承担。必须选择一个立场。

其间电话蜷缩着,随时准备响起

在上了锁的办公室里,一整个满不在乎

错综复杂,专供出租用的世界开始振奋。

天空白得象陶土,没有太阳。

工作是必须做的。

邮递员如同医生,穿行在屋舍与屋舍之间。

0

初恋

北原白秋
在暗淡中闪闪发光,
跳舞的那个姑娘只有你。
在暗淡中眼泪汪汪,
消失的那个姑娘只有你。
在暗淡中念念情长,
跳舞的那个人就是你。
       (《回忆》)
          罗兴典译
0

名誉

布拉吉

圈套

 

在狭窄的脖子上

慢慢收紧

 

沼泽的鸟儿

痛苦地升高

它的嗓音

 

于是世界的喧闹

安静了片刻

 

人们倾听歌声

徘徊流浪

又设计新的

 

圈套。

董继平译

0

穷人们

凡尔哈伦

是如此可怜的心——

同着眼泪的湖的,

它们灰白如

墓地的石片啊。

 

是如此可怜的背——

比海滩间的那些

棕色陋室的屋顶

更重的痛苦与负荷啊。

 

是如此可怜的手——

如路上的落叶

如门前的

枯黄的落叶啊。

 

是如此可怜的眼——

善良而又温顺

且比暴风雨下

家畜的眼更悲哀啊。

 

是如此可怜的人们——

以宽大而懊丧的姿态

在大地的原野的边上

激动着悲苦啊。

 

 

(艾青 译)

0

我的遗言

巴尔蒙特

我将不知疲倦的生活,

我将永远和小溪流一起欢歌,

朝霞火红它就在我心中,

我是永恒的创造之火。

 

把它的目光引向光明,

我就是温柔的金光本身,

而一旦游戏的法则改变,

水银色的月华也一样使人动心。

 

而一旦漆黑的夜晚降临,――

一个光明的国度在我心中,

我心中有永恒的光源,

理想就是它的荣名。

 

美是理想所催生,

我用温柔的话语编织诗情,

树上的旧叶长出新芽,

诗行中开出一朵小花。

 

无数个瞬间组成明亮的银河

纷纷扬扬落进我的园中,

万物争荣要学会爱梦,――

最美的人懂得热爱生命。

 

第79-80页

0

风暴

普希金

你看见那个站在峭岩上的少女吗?

 

穿着白色的衣裳,高临在波涛之上,

 

就是当大海在风暴的烟雾中喧腾,

 

和海岸在嬉戏,

 

就是当雷电的金光

 

时时刻刻用赤红的光芒照亮了她,

 

而风在打击和吹拂

 

她飘荡着的轻纱的时光?

 

在风暴的烟雾中的大海,

 

在闪光中失掉蔚蓝的天空,都是美丽的;

 

但是相信我吧:就是那个站在峭岩上的少女,

 

她比波浪、天空和风暴,还更漂亮。

 

1825

 

戈宝权 译

0

巨神像

普拉斯

我再也无法将你拼凑完整了,

补缀,粘贴,加上适度的接合,

驴鸣,猪叫和猥亵的爆炸声,

自你的巨唇发出,

这比谷仓旁的空地还要槽糕,

 

或许你以神喻自许,

死者或神祉或某人的代言人,

三十年来我劳苦地

将淤泥自你的喉际铲除,

我不见得聪明多少,

 

提着溶胶锅和消毒药水攀上梯级

我象只戴孝的蚂蚁匍匐于

你莠草蔓生的眉上

去修补那辽阔无比的镀金脑壳,清洁

你那光秃泛白古墓般的眼睛,

 

自奥瑞提亚衍生出的蓝空

在我们的头顶弯成拱形,噢,父啊,你独自一人

充沛古老如罗马市集,

我在黑丝柏的山顶打开午餐,

你凹槽的骨骼和良苕的头发零乱

 

对地平线施以古旧的无政府主义,

那得需要比雷电强悍的重击

才能创造出如此的废墟,

好些夜晚,我顿踞在你的丰饶之角

左耳里,远离风声,

 

数着朱红的深紫的星星,

太阳自你舌部支柱升起,

我的岁月和阴影互相结合,

再也不去倾听寻找龙骨的轧轹声

在停泊码头的空石上,

0

在真实的背后

金斯堡

 

在真实的圣约瑟调车场背后

我孤寂的徘徊

在一家油罐场面前

而后坐上长凳

靠近扳道夫的小木屋。

 

一朵花开在干草堆上

开在柏油大路上

——是可怕的干草花

我想——它生着

酥松的黑枝还有

穗须暗黄的

花冠像耶稣的窄小

王冕,中间那污秽

干枯的棉族

像一把用旧的剃须毛刷

扔在杂品堆里躺着

足足已有一年。

 

黄色,黄黄的花儿

工业之花,

僵硬多刺丑陋的花儿,

然而还是花

那种鲜黄的外表

象你脑海中硕大的玫瑰!

这是世界之花。

 

圣约瑟,1954

 

 

0

白的夜 红的月亮

勃洛克

白的夜,红的月亮

在蓝天上浮起。

虚幻而美丽,她在游荡

倒映在涅瓦河里。

 

我预见,我也梦见

秘藏的愿望就要实现。

莫非吉祥就藏在其中——

红的月亮,静的喧声?……

0

普洛克路斯忒如是说

赫伯特

我的流动王国在雅典和迈加拉之间

在那里我独自统治森林沟壑悬崖

没有君王的节杖老年人的忠告仅仅有一根棍棒

仅仅披着一头狼的外衣

 

我也没有臣民

如果有的话他们不会活得比黎明更长

 

神话专家们错误地称我为强盗

实际上我只是一个学者和改革家

我真正的热情在于人体测量

 

我用一个完美的人的尺寸做成一张床

我用这床衡量被捉到的过路人

我不得不——我承认——拉长——一些胳膊和截断

一些腿

 

接受治疗的病人死去 他们死得越多

我越是确信我的研究是正当的

因此所谓进步不能没有牺牲者

 

我渴望取消高人与矮人的差异

我想给讨厌的多样化人类单一的式样

为使人们整齐划一我竭尽全力

 

我的头颅被忒修斯砍去那杀害无辜的诺陶诺斯的凶手

他利用一个妇女的线团逃出迷宫

一个没有原则和前景的聪明人

 

我有一个切实的希望有人会继续我的劳作

将这个刚开始的如此精彩的事业进行到底

崔卫平 译

0